当前位置: 案例分析

薛**与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发布时间:2019-07-31 11:10:31


                    

    一、案件基本情况:

    (一)法律文书字号:新疆阜康市人民法院(2018)新2302民初1878号民事判决书;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9)新23民终64号民事调解书。

    (二)案由:劳动争议

    (三)诉讼双方:

    原告:薛**,男,1967年6月26日出生,汉族,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电工,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区阜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谷晓萍,新疆益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

    法定代表人:娄**,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男,该公司人力科科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鲁**,该公司法律顾问。

    (四)审级:二审。

    (五)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新疆阜康市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合议庭成员:审判长:王淑红;人民陪审员:马小玲;人民陪审员:朱力勇;书记员:马玉。

    二审法院: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合议庭成员:审判长:岳清文;审判员:高玉莲;审判员:成兴武;书记员:丁燕。

    (六)审结时间:

    一审:2018年11月28日。

    二审:2019年1月28日。

    (七)诉辩主张

    原告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解除原、被告的劳动合同关系;二、由被告向原告支付停工期间基本生活费11130元{〔390元×7个月(2015年12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2730元;〔420元×20个月(2016年7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8400元};三、由被告向原告赔偿因未交纳社会保险造成的经济损失47661元;四、由被告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33600元(5600元×6个月);五、本案诉讼费、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2年6月开始,原告在被告处工作,担任电工,每月平均工资5600元。2015年11月,由于被告单位自身原因通知原告放假,等待单位开工通知。原告休息后一直在等待被告单位开工通知,在此期间,被告未向原告发放工资或生活补助,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现原告诉至法院。

    被告**矿业公司辩称,被告单位受煤炭市场下滑、企业资金短缺、改革等影响,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于2015年11月处于停产整顿状态,当时在册职工711人,仅留守87人看守矿井。为此,被告单位经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解决职工安置分流事宜,为此下发了职工转岗分流安置实施方案,并在职工代表大会上进行了讨论并通过,实施方案中除分流到其他关联企业的职工外,如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被告单位给予劳动者4000元补助,如劳动者不愿意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可自行找工作,双方互不干涉,待被告恢复生产后优先招用上岗,如不到岗按自动放弃就业机会,自动与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处理。方案下发后,原告属于既不愿意分流,也不愿意解除劳动合同领取补助费人员,劳动关系解除或终止,由其自谋职业。2017年3月,被告单位陆续开工,按照职工转岗分流安置实施方案,优先通知返岗,但原告等个别职工经通知多次也未返岗,应按自动离职处理。被告单位因多方原因于2015年11月停产,原告离开被告单位自谋职业,被告单位再未向原告发放工资或生活费,原告自此开始应该知道劳动权益受到侵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限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的规定,原告诉讼时效已过;因原告离开被告单位后没有为被告单位提供劳动,也不需遵守被告单位的规章制度,被告单位未对原告进行过管理,双方劳动合同关系自被告离开解除,不存在依法解除事宜;原告长期未向被告单位提供劳动,被告单位也长期未向原告支付工资,双方长期“两不找”,不享有和承担劳动法律政策上的权利义务,被告不应向原告支付生活费;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召开会议研究制定职工转岗分流安置实施方案,向上级主管部门进行了汇报,在职工代表大会传达,在单位公示,因经营困难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关系不需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综上,请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八)事实和证据

    新疆阜康市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0年8月1日,原、被告经协商签订劳动合同,合同约定:劳动合同期限为3年,即自2010年8月1日至2013年7月30日,原告在被告处担任电工,实行8小时工作制,执行绩效工资制,每月工资以货币形式按月足额发放,合同对其他相关事项亦予以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开始到被告处工作,合同到期后,原告仍继续在被告处工作,至2015年11月,被告停产,通知原告待工,停产前原告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为5520元。自此被告再未向原告平发放工资或生活补助,原被告发生劳动争议,2018年9月4日,原告以本案事实及诉求向阜康市劳动保障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部门经审查以其他事由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原告诉至法院。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不予受理通知书一份,银行明细一份,自制工资明细一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政发(2015)81号关于调整自治区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文件一份,劳动合同一份,登报公告一份,职工转岗分流实施方案一份。

    二、裁判结果

    (一)新疆阜康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根据本案证据,能够证实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原、被告签订劳动合同后,原告于2010月8月1日至被告处工作,受被告的劳动管理,从事被告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原告以劳动关系为基础法律关系,因被告欠发基本生活费等与被告发生劳动争议后,主张解除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符合法律规定,双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时间应以原告于2018年9月4日向阜康市劳动保障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解决争议的时间确定,本院按此时间确认支持原、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时间。被告认为原告在被告停产后离开被告单位即属于离职时间,双方劳动合同关系解除,无证据证实,原告不予认可,且没有法律依据,本院对被告该项抗辩意见不予采信。第二,原告主张由被告向其支付停工期间基本生活费11130元,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调整自治区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等规定,企业下岗待工人员,由企业依据当地政府的有关规定支付生活费,生活费可以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庭审中,被告认可未向原告发放2015年11月至2018年2月之间的基本生活费,后至原告于2018年9月原告向阜康市劳动保障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合同关系,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在此期间,即使被告单位停产,也应当保障与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劳动者的生活需求,原告据此按照的标准向被告主张生活费11130元,标准、数额有政策依据,合法适当,被告应当支付,本院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第三,原告主张由被告向原告赔偿因未交纳社会保险造成的经济损失42694元,因该诉求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处理范围,原告撤回该项诉讼请求,另行向有关部门主张解决,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第四,原告主张由被告向原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3600元。依照法律规定,劳动者因用人单位拖欠工资提出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关于原被告劳动合同起止期限,本院在处理原告主张解除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时已作认定,原告在被告单位工作年限自2010年8月至2018年9月,为8年1个月,被告应当按照8个半月向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在被告单位停产前一年,原告月平均工资为5520元,被告应按此标准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为46920元,但原告主张由被告支付其2012年6月至2018年9月期间的经济补偿金33600元在此数额范围内,原告不申请增加诉讼标的,属于对其权利的放弃,本院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被告抗辩不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信。 新疆阜康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七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原告薛**与被告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4日解除劳动合同关系;

    二、被告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向原告薛**支付基本生活费11130元、经济补偿金33600元,合计44730元;

    案件受理费10元,其他诉讼费用160元,合计170元,由被告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承担。

    (二)原告薛**对新疆阜康市人民法院(2018)新2302民初1878号民事判决不服,向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主持双方当事人达成如下调解协议:

    一、薛**与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4日解除劳动合同关系;

    二、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向薛**支付生活费11130元、支付经济补偿金12495元(1470元/月×8.5月)、共计23625元,于2019年3月30日之前支付到薛**的银行卡中(卡号:6217004550001246838)。逾期未支付,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向被薛**按43625元支付。

    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薛**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

    三、典型指导意义

    本案劳动争议产生的原因为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因企业改制去产能而导致公司部分职工需分流或解除劳动合同关系,但在该企业改制前已停产长达三年,期间无经济效益,不能正常发放职工工资,仅是在略有资金的情况下向留守职工发放了部分生活费,对此事实劳动者和企业均无异议。在此情况下,二审法院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调整自治区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中的相关规定,由企业向劳动者支付生活费、按照阜康辖区最低工资标准每月1470元由企业向劳动者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有事实根据,符合法律规定,支持企业改制,妥善处理企业改制过程中产生的去产能问题,该案调解处理后,涉及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因去产能产生的130件劳动争议调解化解,这起案件的审理是昌吉州两级法院服务大局,司法为民的司法实践,是支持企业改革、保障经济发展的示范引领,为创造安全、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发展环境发挥了积极的司法职能作用。

    四、工作创新

    通常在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涉及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认定处理中,昌吉州两级法院均是按照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前正常发放的12个月的平均工资核算经济补偿金,但本案一是涉及企业改制去产能,二是劳动者申请与企业解除劳动合同时企业已停产三年,考虑到这种情况,法院在认定处理劳动者主张的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顺应时代发展,配合支持改革,改变审判思路,寻找法律政策,有效化解了新疆**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因企业改制引发的大量劳动争议案件,对昌吉州地区同类案件的梳理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供稿人:新疆阜康市人民法院  王淑红)


关闭窗口